欧宝注册

锌专题:一文看懂海外锌冶炼厂
发布时间:2022-07-14 00:17:41 来源:欧宝注册 作者:欧宝分析指数

  全球精炼锌产能和产量分布情况较为一致,主要集中在亚洲、欧洲和北美洲,这也是跟踪海外精炼锌产量需要重点关注的区域。除中国外,近十年来精炼锌产能扩张较为明显的有韩国、墨西哥以及伊朗;产能收缩较为明显的有纳米比亚。

  本文梳理了近十年来海外锌冶炼产能及利用率的变化情况,盘点了海外精炼锌主产国及其境内冶炼厂的生产情况,并调整了2022年海外精炼锌的产量预期。

  全球精炼锌产能和产量分布情况较为一致,主要集中在亚洲、欧洲和北美洲,这也是跟踪海外精炼锌产量需要重点关注的区域。除中国外,近十年来精炼锌产能扩张较为明显的有韩国、墨西哥以及伊朗;产能收缩较为明显的有纳米比亚。

  全球主要锌冶炼厂的产能利用率普遍较高,大多在85%以上。其中伊朗、欧洲冶炼厂的产能利用率最高(95%以上、接近满产);中国(75%-78%)、美国(70%-80%)锌冶炼厂的产能利用率相对较低。相较于锌价,全球锌冶炼厂的开工率与TC的关联度更高。

  短期内,海外精炼锌的产量变化主要取决于欧洲炼厂的复产情况,在悲观/中性/乐观情况下,我们预计今年海外精炼锌产量同比下降15.8/11.5/4.5万吨。中长期来看,海外精炼锌产能新增项目较少,且多集中在2024年及以后。

  2011-2021年期间,全球锌冶炼产能从约1530万吨/年增加至1650万吨/年左右。分洲别来看,产能排名前三的洲通常是亚洲、欧洲和北美洲,截至2021年,三者精炼锌总产能分别约为1060.7万吨/年、233.2万吨/年以及144.5万吨/年,产能占比合计超过88%,其次是俄罗斯及里海、拉丁美洲、大洋洲,产能占比分别在3.9%、3.8%以及3.4%附近。

  近十年间,产能增长较为明显的洲有亚洲、北美和中东,产能CAGR在1.0%、0.7%和0.5%左右。亚洲精炼锌产能增量主要由中国、韩国贡献(详见本文第三章);北美精炼锌产能增长主要是因为Penoles公司在2018-2019年扩建了其在墨西哥的Torreon冶炼厂,带来约11万吨/年的产能增量;中东精炼锌产能增量则主要来自伊朗的Bafq、Bandar Abbas以及Dandi冶炼厂。

  非洲精炼锌产能收缩显著,主要是因为Vedanta在纳米比亚的Skorpion矿山频繁受到地质变化、安全事故、疫情以及工人罢工等干扰,导致配套冶炼厂缺乏原料,纳米比亚的精炼锌产能也从2011年的约15万吨逐渐缩减至停产。目前Skorpion仍处在维护阶段,正在研发和评估更具经济性、安全性的采矿和冶炼模式,尚未恢复生产;如今非洲精炼锌产量主要由刚果Soremi冶炼厂贡献,产能在1万吨/年左右。

  2011-2021年,全球精炼锌总产量从约1300万吨/年增长至约1400万吨/年。与全球精炼锌产能分布情况类似,全球精炼锌产量同样主要集中在亚洲、欧洲以及北美洲,三者在2021年产量分别约为866.0万吨、222.4万吨和124.3万吨,占当年全球产量的比例分别约为62.3%,16.0%和8.9%(合计占比超过85%);拉丁美洲、俄罗斯及里海、大洋洲分别位列第四、第五和第六,2021年的产量分别约为61.0万吨、57.5万吨以及48.5万吨,约占当年总产量的4.4%、4.1%和3.5%。

  全球主要精炼锌生产国的产能利用率大多在85%以上。其中,中东、欧洲国家的产能利用率最高,一般在95%以上,接近满产;亚洲、北美洲则相对较低,其中又主要是中国、美国的产能利用率较低(近年来中国精炼锌产能利用率一般在75%-78%之间,美国精炼锌产能利用率在70%-80%之间波动)。

  相较于锌价,全球锌冶炼开工率与TC的关联度更高。考虑到今年的海外TC(230美元/干吨,包含自动调整条款:若锌价超过3800美元/吨,加工费向上调整5%;若锌价下跌,加工费不变)在近几年中处于相对高位且包含自动调整条款,预计今年全球锌冶炼开工率低于历史同期的概率较小。

  分国别来看,全球精炼锌产能和产量靠前的国家基本一致,且多为亚洲和北美洲国家。

  中国是全球精炼锌产能最大的国家,截至2021年,我国精炼锌产能约为807.2万吨/年,占全球产能比例约49.0%,其次是韩国、印度、加拿大和日本,2021年精炼锌产能分别约为103.5万吨/年、84.0万吨/年、71.0万吨/年以及59.5万吨/年,占比分别约为6.3%、5.1%、4.3%以及3.6%(前五个国家合计占比超过65%)。

  2011-2021年间,产能CAGR较高的国家除中国外,还有乌兹别克斯坦、挪威以及伊朗。乌兹别克斯坦的精炼锌产能增量主要由当地公司Almalyk贡献,其产能自8万吨/年左右增长至12万吨/年左右;挪威的精炼锌增量则主要来自Boliden公司旗下Odda冶炼厂的陆续扩建,其产能目前大概在20万吨/年;伊朗的精炼锌产能主要集中在赞詹地区,近几年当地冶炼厂扩产较多,总产能大约增长至10.9万吨/年。

  产能收缩较为明显的有保加利亚、俄罗斯以及美国。其中保加利亚的精炼锌产能减量主要是由于当地OTZK公司出于环保和经济考虑,于2012年关闭了旗下Kardjali冶炼厂,目前保加利亚的精炼锌主要由KCM旗下的Plovdiv生产,产能约在7.5万吨/年;俄罗斯精炼锌产能缩小则是因为UMMC旗下的Vladikavkaz冶炼厂意外火灾,其11万吨/年的产能逐渐于2019年全部退出,目前俄罗斯境内主要的锌冶炼厂为同属UMMC的Chelyabinsk,产能在21万吨/年左右;美国Horsehead公司没能支撑过上一轮大宗商品的熊市,于2014年关闭旗下Monaca冶炼厂,导致美国精炼锌产能减少约15万吨/年,而AZR公司旗下新增Rutherford冶炼厂,于2020年开始投产,增减相抵之下,美国精炼锌总产能目前大致在28万吨/年。

  全球精炼锌产量排名前五的国家一般是中国、韩国、印度、加拿大和日本,截至2021年,其产量分别约为633万吨、96万吨、78.5万吨、64.3万吨以及52.5万吨,占当年全球产量的45.5%、6.9%、5.6%、4.6%和3.8%左右。

  欧洲国家各自单独的精炼锌产量并不靠前,其中西班牙的精炼锌产量占比相对较多,在3.8%左右,芬兰、荷兰、比利时等欧洲国家的产量占比基本在2%以下。

  本章节针对精炼锌产量排名靠前的海外国家,简要梳理了当地主要冶炼厂的生产情况。

  如前文所述,韩国的精炼锌产量和产能排名世界第二,其境内锌冶炼厂主要有Korea Zinc旗下的Onsan以及Young Poong旗下的Sukpo两座(同属Young Poong集团)。Onsan在2012-2013年、2018年陆续扩建后,产能达到约66.5万吨/年,Sukpo产能在2016年后基本稳定在37.0万吨/年附近。两者近年来暂无新增扩产计划。

  两者在2017年的精炼锌产量均有明显下降,主要是因为当年的原料供应相对紧张、加工费较低,冶炼厂为了保持行业的话语权而主动减产。随后,Onsan冶炼产量逐渐恢复,而Sukpo在第二年又遭受火灾以及环保限制,导致其2018年的精炼锌产量同样较低。

  在产能扩张阶段,Onsan冶炼厂的产能利用率相对较低,而后一般在95%以上,波动范围较小;Sukpo冶炼厂的产能利用率一般在90%-98%%之间。

  印度锌矿和冶炼厂的集中度较高,该国精炼锌主要来自HZL(Vedanta控股)旗下的Chanderiya EL、Rajpura Dariba和Debari三座冶炼厂,三者产量约占印度总产量的95%以上。Chanderiya EL在2019年扩建后,产能达到约48万吨/年,Rajpura Dariba和Debari的产能则稳定在21万吨/年和8.8万吨/年左右。这三座冶炼厂近两年暂无产能扩张计划。

  三者精炼锌产量在2016年锐减,主要是因为同属HZL的Rampura Agucha矿山产量在当年大幅下降,导致冶炼厂原料不足,锌锭产量随之下降。2021年Chanderiya EL和Debari的精炼锌产量明显提升,主要是因为当期二者设备以及开采金属可用率有所提高。

  加拿大的精炼锌产量主要由三座冶炼厂贡献,分别是Teck旗下的Trail、Noranda(Glencore控股)旗下的Valleyfield以及Hudbay旗下的Flin Flon。Trail的冶炼产能在上一轮周期初逐渐扩张,达到约31.5万吨/年;Valleyfield目前的产能大约在28万吨/年,到2023年预计会有2万吨/年的新增产能落地,届时其总产能约在30万吨/年;而Flin Flon由于经营不善,预计将在今年年中关闭,其11.5万吨/年的产能将全部退出;增减相抵之下,到2023年,加拿大精炼锌总产能大约在61.5万吨/年左右。

  Valleyfield在2017年的精炼锌产量锐减,主要是由于当年原料紧张、加工费大幅下跌,工人罢工造成,这也导致其当期产能利用率创下近十年低点。Trail于2019发生设备故障,一条生产线周,造成当期产量同比减少约1.4万吨;2021年其产量下降则是因为当年遭受火灾。

  Trail的产能利用率一般在91%-98%之间;Valleyfield的产能利用率一般在93%-96%之间;计划于今年关闭的Flin Flon在近几年的产能利用率一般在90%-95%之间。

  日本原先主要有6家精炼锌冶炼厂,分别是同和控股旗下的Iijima;三井矿业旗下的Hachinohe ISF、Hikoshima、Kamioka;东邦锌业旗下的Annaka;以及住友金属旗下的Harima。而在2015年,住友金属关闭了Harima,造成约9.5万吨/年的产能减量。截至2021年,日本精炼锌总产能大约在59.5万吨/年,其境内5座主要锌冶炼厂在近两年并没有产能扩张计划。

  Annaka的产能利用率相对较低,在70%-77%之间;Kamioka的产能利用率相对较高,一般在92%-96%左右;其他冶炼厂的产能利用率大致在85%-95%之间。

  澳大利亚境内精炼锌冶炼厂主要有Nyrstar旗下的Hobart和Korea Zinc旗下的Townsville。KZ在2021年扩建Townsville,带来5万吨/年的新增产能;目前澳大利亚的精炼锌总产能大约在56万吨/年。此外,KZ还计划在Townsville继续扩建,若进展顺利,到2025年或将带来17万吨/年左右的新增产能。

  Hobart在2016年的产量显著减少,主要是由于当年的强风天气造成相关设备结构损坏和不稳定;其2019年的产量减少则是因为公司运营问题造成的原料紧缺。

  Hobart的产能利用率近几年一般在80%-95%之间;Townsville在扩建前的产能利用率一般在95%以上,去年扩建后的产能利用率在86%左右。

  截至2021年,西班牙的精炼锌产能约在51万吨/年,其产能在世界各国中排名第六(占3.2%),欧洲国家中排名第一。芬兰、荷兰、比利时等其他欧洲国家产能的世界占比相对较小,大多在2%以下,但自去年四季度开始,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,欧洲锌冶炼厂整体面临能源成本上升而导致的减产风险,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之一,故本文在此将欧洲精炼锌主产国及其主要冶炼厂的情况一并梳理。欧洲主要精炼锌冶炼厂及其产能情况如下表:

  此外,SZPP100位于土耳其的Siirt锌冶炼厂正在建设之中,可能将在2023年带来3万吨/年左右的产能增量;KCM、ZGH现有冶炼厂的扩建计划正在实施,Cinkom也将在土耳其新建冶炼厂,若建设进度符合预期,预计会陆续在2025年投入生产,届时将为欧洲带来约18万吨/年的产能增量(乐观估计)。

  欧洲锌冶炼厂的产能利用率普遍较高,大多在95%以上。Glencore旗下的Nordenham和Portovesme EI两座冶炼厂的产能利用率相对较低,在80%-92%之间。

  如前文所述,世界精炼锌主产国的产能利用率普遍较高。今年以来,欧洲由于能源成本上升,整体产能利用率在86%左右,比往常低接近10%;其他各洲的锌冶炼厂开工率则大致和往年相当,通过提高其开工率而增加精炼锌供应的可能性较小,故本部分主要讨论欧洲锌冶炼开工率的提升空间。

  今年一季度以来,欧洲整体锌冶炼产能利用率下降,这主要是由于Nyrstar旗下的Auby和Glencore旗下的Portovesme自年初起停产造成。目前Auby冶炼厂已恢复部分生产,Portovesme则暂未披露复产计划。假设俄罗斯对欧洲的供气维持现状,在悲观/中性/乐观情况下,我们预计欧洲锌冶炼厂的复产情况如下表:

  在悲观/中性/乐观情况下,我们预计今年海外精炼锌产量同比或将下降15.8/11.5/4.5万吨。

  近三年,全球精炼锌产能增量大多集中在我国,海外新增产能相对较少,且多在2024年及以后。考虑到全球锌矿企业在近三年基本没有大型投产项目,全球锌精矿或将在2025年后逐渐走向衰退,若全球主要精炼锌增产项目建设顺利,届时矿端紧张的局面可能会得到加强。